微明

难道我们都那样不可逆的狂热追逐眼前的光,成为身后自己躯壳下蜷缩的影子吗。

GLOW



:我们总在过去的余热里挽留眼眸里曾经炽热的光。看见影子,一切都有些茫远了…

                                                                               致友微明

不温不火,勉强足够学完,勉强能够完成,勉强比过去好一点,勉强七小时睡眠…你永远在妥协,从不做出改变(如果你把那也叫做改变的话),令人失望。恐怕你不会太记得那位长辈,师者:“你以为那样是简单的,抒情的散文,喝喝茶,拨拨弦,风花雪月,超然物外,你或许能写成那样的文章来,你觉得那样简单,那样好,因为不用思考。”“你可以写出逻辑严密,朴实有棱角的议论文,你在思想上是一种逃避。”我记得你抱着书,站在那里没有动了,或许你有过那么一瞬间,哦让我想想,或许可以是一天,醍醐灌顶。之后呢?

没有之后。

勉强,恰好,刚刚…你究竟有多么喜爱这些词?中庸?保守?低调?

还是不过是在自己幻想的“超然物外”里慢性自杀呢。

要我说出那句话吗?


不成熟1

事后想想都简单的,做的时候不过脑子。

控制情绪差,前一秒想摔门想想又忍住了(虽然我已经甩过几次,没人的时候有人的时候,这次不知道是不是有内疚门的成分…)。刷牙的时候狠狠吐了口泡泡,扯到舌头底的溃疡…

啊…我要淡定,微笑,微笑!多学学欲师叔,笑面虎鲨,笑面虎鲨~

啥时候我才能再再再不那么不完美啊,还是摆脱不了毛燥的本质吗…

这几天气场都磨没了

悲#


其实我很愿意去找,但处理学习的方式还是顺从高中的难改
买了图册和题库a一个理解一个用题找重点找缺漏
还想写笔记还想自己画
老师好好啊,在mooc上加课程做测验给他捧场
不知不觉多了好多事,我是不是该有个侧重?
人解…看着就虐脑子,虐出快感…
学医是个意外,真的,除去意外本身,如果我本就打算在这里,会不会不计较那么多辛苦?
我还是太软弱了,对自己。

听清辉夜明就很想画。

被未吸引不是在朝堂,也不是娘娘出手太白行。

是在冷宫 一杯冷茶沸水滾入

缓缓道“一杯毒酒,自身为饵,这就是本宫的手段。”

后来看到某站剪辑up主也录了这句不由

有些感慨……

嗤笑,不屑,或者看不起,是被我自动放大?s那是极力掩藏的毫无缘由的PTSD?

这不是理由 一切不眠和自主自欺的自由化都是不自由

看到那生我养我的男人漠不关心的看待一串串代表我存在意义数字的漠不关心和不满,厌烦了吗?

这种想法是否错误

我还想永远是我

但我们都将为了只有更好的未来……

杀死自己吧。

赠友。

叩贝
借用自银杏一扇秋大大的文题取名。
词组恰到好处,轻叩贝壳紧闭的门户或为有心人留出余地。一如不可言说的幽微与不必出口的相知相惜,一如冯延巳说道“梦里佳期,只许庭花与月知。”
材料
粉蝶贝花花 粉晶 石榴石 西瓜晶  琉璃 绿玛瑙桶珠,水滴 镀金簪体......

全是临摹 侵删

不打tag了

工作狂组

我需要一点动力 真的

干活干活!

绑个流苏
p2我好喜欢灰玛瑙,这也太温柔了吧。
p4学校的玉兰

写作练习1

  窗外树影翕动,吞吃天空。偶有两声鸟啼,隔着玻璃便觉得有些远了。午休的时间在忙碌的高三这里流动的难得缓慢。我停笔,顺势靠着墙呼吸起这片刻的宁静。有与我一样没睡的同班时不时还发出些轻微的翻书声,悉悉嗦嗦的纸页与纸页摩擦,让我想起荒原燃烧柴木的噼啵声。指尖澄亮的光由树影牵动着跳跃,似乎还有些温暖。

    我最终还是睡着了。


旧年做的梅花簪,

粉蝶贝和月光石的灰意外相配

像极了寒灰里的蓝色焰气 外围是温柔的嫩粉色......

最近小区的梅花开的好拿出去外景了

但少有人打理的小山坡梅花有些稀稀拉拉了

拍了半个多小时

一直很喜欢这对

但一直找不到机会带出去......